年代資訊 TOPICS  
 
未來5-10年,中國商業世界會被80后顛覆掉
作者:吳曉波    發布時間:2014/6/3
 
 

 吳曉波:80后不但成為創業的主力,同時成為了消費的主力。整個世界的基本盤在發生大的變化,過去20多年里,中國的商業世界是由1962-1975年這批人所決定的,但當80后人群成為消費、流通、創業的主體的時候,原來的商業模式都會顛覆掉。

鈦媒體注: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在5月27日的明道大會上發表了題為“把世界交給80后”的主題演講,干貨很多。吳曉波回顧了中國商業社會的歷史,他總結稱,一代人重要的使命就是把上一代人干掉,只是干掉的方式不一樣而已。而今中國的商業世界在開始發生變化。過去富豪榜上的主力軍,即財富最多的人群,“80%是1962-1975年的那波人”,而他們將逐漸被80后、90后取代,互聯網時代的創業者已經逐漸成為80后,這些人也正在重塑中國的消費模式、流通模式、創業模式甚至思維方式。

在80、90后的世界里,商業邏輯有哪些在發生改變?吳曉波總結為四個趨勢:

1,一切商業都將互聯網化。

2,一切品牌都將人格化。

3,一切消費都將娛樂化。

4,一切流行都將城鄉一體化。除此之外,吳曉波作為一位60前輩,對于一代新的商業主力會提出哪些期望和建議呢?演講全文如下,鈦媒小編第一時間將原文分享給各位用戶:

大家好,你們對我好一點,我首先要感謝許維,他允許我在這么一個商業科技的大會上來講那么一個不靠譜的話題。其實我也不太愿意講這句話,因為我是60后,覺得這個世界還挺好的,但是也不得不講,因為時間到了,講完了,吃吃飯。

我記得我讀大學的時候,讀過一本書,其中有一句話我記得很深,馬克在戰壕里對另外一個人講,我們這一代人是否比上一代人更值得信任。一代人重要的使命就是把上一代人干掉,只是干掉的方式不一樣而已。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分配到一家全國最大的一家通訊社,里面有兩位我的前輩,一位是離休干部,一位是50年左右的人,我上班第一天領導就給了我一個熱水瓶,上班的時候,你到傳達室,每個人排隊,拿自己的水瓶上去寫稿采訪,下班的時候再把水瓶拎下來……所以我覺得不能這么過。

記得工作沒幾年就買了一臺電腦,電腦這個事在整個大院里面就變成特別大的新聞。我們的單位特別好,他分配你所有的東西,除了你老婆以外。然后買臺電腦回去,我那兩個前輩跟我講說,單位什么都發給你,你干嗎還要用電腦呢?后來他們知道了,因為我有了電腦,我寫的更快,賺的錢就多,還可以保存很多東西。后來我買了商品房,他們又瘋了,單位分你房子了,你還買另外一個房子,你要包二奶嗎?

我們知道,中國從1978年到今天改革開放36年,我們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,36年我們國家最幸運的一代人是哪一代人?我仔細算了一下是1962-1975年出生的人。為什么說這一代人是最幸運的呢?第一,我們這一代人沒有遭遇過饑荒。到了70年代中期以前,中國是允許人口出生的,1976年中國開始計劃生育。中國正式把計劃生育變成一個基本國策,我以前到農村支教過,我眼看過六個月大的婦女,幾個干部拉她去醫院引產。

第二,我們是接受了完整的高等教育。1962年以前出生的,他的小學、中學、大學都是不完整的。

第三,我們享受了所有的轉型福利。中國從1980年代進入轉型社會,我們享受過國家分配給你的房子,也享受過商品房的福利,也享受過創業的機會,所以我們享受過所有轉型的經歷。

有一年我碰到胡潤,我讓他算一下,中國排名1000名的富豪平均年齡是多少?80%是1962-1975年的那波人,里面屬兔子最多,都是1963年出生的。這一波人是當今全世界所有國家里面,擁有財富最多的一群人,而且是最年輕的一群人,我們跟美國比,要年輕10歲左右,跟日本比年輕12歲左右,就是中國擁有年輕富豪最多的一波人。這波人在再造中國過程中,發動了互聯網的奇跡。

各位,你們未來的使命就是把他們干掉。像馬云、張朝陽是最大年紀的,是1964年出生的。特別有意思的是這波人創辦互聯網基本上都是發生在1998年二季度到1999年四季度的18個月時間,這個時間段是中國互聯網的一個奇跡時刻,全部在這個時間窗口,所以他們發動了互聯網。

講了那么多獲利者,接下來我覺得世界開始出現大的變化,在發生哪些變化呢?

第一,創業的人開始改變了。我有一次到淘寶去調研,淘寶研究院跟我講,淘寶這些中小企業主(賣家),大概是600-800萬之間,這波人當中85%以上是80后。中國現在個體工商戶有3600萬,每年創業的企業大概在2500萬以下,就是年營業額在500萬以下的微小企業,那100%是80后,所以80后成為了創業最主要的人群。那么誰在消費?絕大多數都是80后。所以80后不但成為創業的主力,同時成為了消費的主力。

第二,誰在流動?我有一次碰到華住,其中旗下漢庭酒店,去年漢庭酒店一年客流量72%是80后,那意味著在全中國一線城市旅游、游玩的人大部分是80后。

還有,誰在創新?我們很多商業模式,生活模式,甚至我們的語言。

所以整個世界的基本盤在發生大的變化,過去20多年里,中國的商業世界,老百姓的消費模型,創業模型,消費模型,甚至思維方式都是由1962-1975年這批人所決定的。因為我們創造了這個世界,這個世界就是由我們的價值觀所構成的。但是當消費、流通、創業的人群不同的時候,原來的商業模式都會顛覆掉。

50后、60后他們最大的恐懼是什么?他們跟你們不是一伙的。未來5-10年里中國整個商業界會被徹底顛覆掉,那些老同志可以洗洗睡覺去了。

接著我們來看,有哪些在80后、90后世界里,商業邏輯有哪些在發生改變?

第一,一切商業都將互聯網化。這是一個特別厲害的一件事情,我是做傳統出版業,20多年一直在寫書的人。我發現最麻煩的是什么,中國60后、50后的80%以上會用電子書,連獲取圖書的渠道都不見了。

所謂商業的互聯網化,我認為由兩部分構成。第一,企業將重新構建跟消費者之間的關系。第二,企業會利用互聯網工具改造企業內部的流程。像明道所提供的工具,就是企業內部的一個互聯網化。它是一個內外的完全互聯網改造。如果這兩個改造不完成的話,傳統的制造業和傳統的服務業都會覆滅掉。我認為在未來五年左右,傳統制造業,50%的制造會破產。

我最近在浙江和江蘇調研,他們最近在做強制性的產業淘汰,高勞動力成本,高污染的中小型企業最近大規模的倒閉。有一個官員跟我講,最近航空衛星拍下來,拍到江蘇省和浙江省有些縣像被原子彈炸過一樣,全部的廠房被拔掉,造成很多人失業,但是我認為陣痛是好的。剩下來的是那些有科技含量的,善待員工的,提供未來商品的企業才能應該生存下來。

在這個淘汰過程中,信息化革命給到我們很大的福利,不會利用這些工具的企業都將離開這些舞臺。

第二個,一切品牌都將人格化。這要感謝喬布斯同學,所謂品牌人格化,將近由消費品時代進入到粉絲時代。中國1984年的時候,有一批人創業,王石、張瑞敏、柳傳志等等,這批人他們第一次重視了消費者,1984年張瑞敏在工廠里面把一批不合格的產品砸掉了,是說未來離開這個工廠的產品必須是合格的產品,次品是不能出廠的。再此之前,中國的不合格商品是可以出廠的,當時是有正品柜臺和次品柜臺的。但是張瑞敏砸冰箱之后,消費者建立了正品的文化思想。但是在今天已經不行了,現在大家要的不是一個標準件。

前兩天我去首都機場,我從過道拎著箱子經過的時候,旁邊經過了一個非常大的廣告屏幕,是一個手機廣告屏,打扮一個像外星人的女人拿著手機,當我又走過一個手機廣告屏的時候,我走過去就在想,如果這兩個品牌的LOGO互換一下,我們能搞得清楚誰是誰嗎?我們是不知道的。

今天我們能夠容忍產品是有缺陷的,我們希望你這個企業經營這個產品,能夠越來越好,所以“消費者是上帝”這個概念到現在是不存在的。這個消費者是誰呢?應該是我們的兄弟姐妹,我們的朋友。所以這些品牌可能未來都會被淘汰掉。

第三個,一切消費都將娛樂化。我是一個很早就開始寫專欄的人,最開始給報紙寫,后來給雜志寫,后來給新聞門戶寫專欄,結果我服務過的這些報紙、雜志、門戶都差不多死掉了,這是讓我挺悲哀的一件事情。所以我想了好久,應該怎么辦呢?這個月我開了一個自媒體,我要用微信來寫。我的作品,我只會寫非常嚴肅的財經作品,然后我要做一個視頻,我那個團隊全部是85后,他給我們提建議說:吳老師,你的視頻肯定沒人看?他們就在我們財經頻道里面加了一個很丑陋的東西,我一邊在講非常嚴肅的宏觀經濟的事,他在旁邊吐槽。然后給我一個約束說,所有的吐槽都不能更改的,所以大家以后看到的吐槽都是未經我授權的。

其實中國很多企業家不會講冷笑話,所以我說,不會講冷笑話的企業家一定是沒有未來的企業家。

第四個,一切流行都將城鄉一體化。我在很多年里面研究過中國的快速消費品和耐度消費品。第一個,你先付錢?還是我先付錢?因為中國人是沒有信用習慣的。第二個,中國960萬平方公里,疆域太大,所以傳統的最牛逼的企業是我從上海1塊錢生產的水拉到拉薩去賣,還能賺到錢,就是中國最賺錢的企業,這個人就是宗慶后。

你為了形成這樣的信用模式和物流模式,首先你要建立3-6級左右的經銷商的利益共同體,第二個,你要在全國各地建立你的分銷倉儲,建立物流體系,配銷體系才能完成。往往一個企業要把產品賣到全中國,首先在北上廣深打廣告,在7-10個大中型城市尋找經銷商,五六年以后進入三級市場,十年以后大概全國鋪完。

美國最牛逼的兩家企業可口可樂和寶潔用了二十年時間才做到。但是今天有了互聯網之后,哪怕是定西,他可以第一時間和上海的小朋友一起知道,耐克在哪一天發布了限量版的球鞋,然后通過虛擬支付就可以獲得這雙鞋。今年寶潔大幅度的裁員,這是寶潔進入中國三十年從未見過的事情。

在互聯網前提下,整個物流和信用支付狀況發生了徹底變化,所有消費有可能城鄉一體化,各位這是一個巨大的福音。我如果出一本書,通過新華書店,能賣到100萬就了不起了。但是在未來互聯網和電子化的狀況下,很可能未來有1000萬到5000萬的人愿意看我的書,哪怕他支付1塊錢,5毛錢,我也能迅速成為一個大富翁。

最后跟大家談一談,各位跟我有什么區別?世界很快就要交付到各位手上了,我還有兩句話跟大家講。你跟我們有什么不同呢?我覺得有一些還是不同的。

第一,我希望各位比我們這一代人更相信常識。我們50后、60后這一代人相信奇跡。在過去二十年里面,中國人曾經有過三個人,在他31周歲的時候成為了中國的首富:黃光裕、陳天橋、丁磊。我有一個同齡人,他跟我講:每天晚上六點鐘的時候,我盤腿架在床上,我在想,我已經31歲了,為什么還沒有成為中國首富?所以我們這一代人比較相信奇跡,比較相信一些非常特殊的方式。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夠跟我們不一樣,因為中國到今天,大家不幸的是,中國現在整個經濟成長已經進入到7%的環節,而在我們像各位這個年齡,中國經濟增長是超過10%。所以中國已經到了中速成長的層級,中國中產階級大概1.2億人,所以開始相信常識的時代出現了。

第二點,我希望各位更能相信自己,我們50后、60后、70后還相信組織,還相信國家,還相信那些民軍。同志們,我現在才知道了,這些都是不可靠的。沒有一個組織是可靠的,沒有一個政黨是可靠的,沒有一個組織者是可靠的,沒有一個演講者是可靠的,所以我們要相信自己。

第三,我們要更相信民主。我女兒是90后,我跟她最大的區別是什么呢?在少年時期,我從幼兒園到小學到中學到大學,我的班長都是班主任分配的。但我女兒那一波目前他從幼兒園、小學到高中,所有的班長、班干部都是選舉產生的,這是一個特別大的區別。他會選舉他們的班長,成年以后就會選舉公共組織的領導人。

我女兒有一天要入共青團,她說:爸爸,她讓我寫入團申請書。我說:你知道什么是共青團呢?她說:不知道。你信仰共青團嗎?她說:不信仰。那你為什么要入團呢。

因為從小有了這樣一些民族的基因在里面,所以我想各位這一代人,更要相信民主,相信自由,相信這個世界上的確存在普世價值。中國特色存在的前提一定不是跟全球的普世價值進行抵抗,而是融合。怎么能夠跟全球一起和諧的進步,是我們這一代人需要解決的問題,而這個問題不是專制能夠解決的,哪只有一條路可以解決,那就是民主。

第四點,你們這一代人比我們更懂得享受。創業很苦,無論是拍電影、寫作、辦企業都是非人的生活,但是一個人走向成功,如果犧牲生活作為代價,我跟各位講,是不值得的。

前兩天參加一個論壇,一個60后的朋友跟我在一起,他是全國最大旅游酒店的董事長,他說:我是一個特別敬業的人,我的工作,成就都是通過勤奮努力獲得的。在過去20年里面,每年大年三十兒都是跟公司員工一起過的。一個女人為你生兒子生女兒,結果二十年的大年三十兒都沒有陪她渡過,那你的成功是不值得的。

有一年我去美國跟一個企業家朋友過海關,他是1964年生人,那把企業賣掉獲得20多個億。前面有一個美國人,帶著一個三歲的小孩給海關官員看。我那個朋友突然掉眼淚,他說:我已經不記得那么大的時候,我女兒和兒子長得什么樣子了。所以各位大年三十兒還是要跟自己的親人度過,如果你有小孩,看著他一起長大,那個快樂和你獲得榮譽和財富的快樂同樣重要,或者說更加重要。

最后分享給大家一句話:各位這一代人是否比我們這一代人更值得信任。我的演講完了,謝謝大家。

以下為現場互動問答:

觀眾:曉波同志在文化當中最像企業家的,企業家當中又是最有文化的,大體是這樣的。我想問一下,你剛才講到未來不會講冷笑話的企業家,不是很好的企業家,其實你現在也開始做轉變,包括微信號也允許粉絲吐槽。

我想問一個問題,過去你改變了很多,將來還會做一些改變,從更長遠的時間來看,你身上哪一些是不打算改的?

吳曉波:謝謝,我在想,其實我們這一批人是硬盤式的人物,真正不能改變的還是寫作的本身。到現在我一個禮拜文字的專欄,包括現在開始努力每周做一個視頻,我在做的還是一個嚴肅的,非虛構的財經寫作,直到大家不愿意讀我書的時候,我就不會死皮賴臉的寫作了,我會到島上當一個原民。謝謝你,給我這么一個表達的機會。

觀眾:吳老師,您好,剛才聽了您的講座非常受益,也非常受啟發。我們有一個困惑,我們是80后,我是做創業服務的,是公益服務。在看到很多項目都會面臨同一個問題,因為很多都是TMT的項目,他們會面臨既有BAT大頭的打壓,后面又有很多創業新秀的復制和追趕,所以很多創業者都有這樣的困惑,因為互聯網只有老大、老二,基本上沒有老三、老四的份額。所以他們困惑是這條路到底有沒有希望?

吳曉波:我對創業是這么理解的,第一,大部分的創業都是以失敗而告終的,99%的創業都是以創業而告終的,所以失敗是一個必然現象,所有幸存者都是僥幸的。

你講到BAT,BAT確實成為現在互聯網的寡頭力量。在過去兩年里面,當整個互聯網應用由PC端轉向于手機端以后,其實寡頭對流量控制的能力不是在減弱,而是在加大。那么接下來這些年輕人,有沒有機會去瓦解這樣的寡頭勢力?第一個辦法是建立一個新的互聯網秩序。第二個是發明新的互聯網的技術創新。而且現在平臺所賺的錢超乎我們的想象。

前兩天我看到阿里巴巴的財報,一家做平臺的企業,去年年凈利潤是44%,在你們上面賣商品的幾百萬家淘寶,80%是不賺錢的。這是什么意思呢?一個國家的統治者賺了很多錢,而你的子民卻不賺錢。

在真正做商品的這些人,能不能在未來互聯網革命中分到一杯羹,這是大家要認真思考的一個問題。到今天為止,互聯網仍然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,但是它是一個自由的世界,謝謝。

(本文來源:《東方企業家》雜志)

<關閉>
 
 
 
 
 
地址:杭州市余杭塘路69號省委黨校文欣校區  郵編:310012 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傳真:0571-88360877網絡傳真:0571-88360877

Copyright © 2007 杭州年代專修學校  
浙ICP05014525號
星露 赚钱